离开山里的这么多年,他从没有忘记过在山里的那个珍珍妹妹----和他在树林里还拜过堂的妹妹。凑这么多钱送娃娃到镇上念书,要是出来了也好,要是念得没啥名堂,不就白白花了这些冤枉钱了吗?车上还是有着戴着耳机听音乐的女孩,有一群的男孩在谈论着球赛,还有阳光洒在一些安详的老人上。我能够清楚地记得,我们什么时候疏远了;也能就得有多少天没说话了;甚至忘了我的世界是否有她。长大后对于父亲的打骂,我会无动于衷,也很少与父亲沟通,直到自己为人父后才对父亲稍有些理解。闲暇时间我们互通电话,聊聊天,灵感来了写点小诗,或相约到野外转转,观山赏水,玩点小资情调。前些日子,弟媳带着四个多月的孩子回家避暑,小住半月后,在父母不舍的目光中看着他们坐车离开。

       进了朝西的大门,一个四间屋东西宽,五间屋南北长的院落,南屋三间,北屋四间,都是土坯,土墙。待我的孩子出生,需要老人帮着照看的时候,母亲心脏病严重,奶奶便自告奋地跟我去了塞外的古城。我俩刚是想为自己的成功欢呼一下的时候,突然另一老师往这路过,说声,你们在干嘛,不要考试吗?其实,这些年我一直知道你是一个平凡简单,但却执着深情的女子,因而这些年你一直在爱情里跋涉。我俩刚是想为自己的成功欢呼一下的时候,突然另一老师往这路过,说声,你们在干嘛,不要考试吗?我只记得他是个专往我身上吹笔灰的坏小子;而我也毫不示弱,每次都把橡皮擦残屑偷偷扫到他那头。总觉得爸爸有外遇了,她为此没少提醒妈妈:你多花些心思在爸爸身上,我大了,不需要你天天陪着。

       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真的很难过,虽然现在你还在我身旁,但是我们都知道,很快大家便各奔东西。父亲走到了我的身边,但是和其他的陌生行人一样,他从我身边擦肩而过了,仿佛根本没有认出我来。父亲是一个不善于流露感情的人,即便非常痛苦非常难受他也不会说出去,只有咽在心里,独自承受。在我就读的城市,你每年都要探望,是你亲切的话语与教悔,使我远在他乡也象在妈妈和你身边一样。最后,我们击败了他们,他们的羞愧反而让我们感到可悲,一切事缘起缘落,尘埃落定时,自有因果。直到我4岁时才又被送回爷爷、奶奶家抚养,由于当时老爸忙于部队工作,有时一两个月才回一趟家。一个冬天的夜里,大舅公从祖母房间里出来,一脚踏空,摔在天井里,仰着头,看着黑夜,悄然离去。

       我还从母亲口中得知,这甜汤不是一般的人能喝到的,只能给远道而来的至亲作为洗尘之食而呈上的。当然,我从未说过我喜欢他,虽然有一点,不过刘芙蓉却认为就是了,说我们互相喜欢,就在一起吧。她和祖祖辈辈的母亲一样让她们的儿女穿上母亲缝制的衣衫去耕耘,去干考,去江湖闯荡,仕途跋涉。奶奶……盼……着你长……大,盼着……你……上大学,盼……着……看……你……嫁……嫁……人。鲜血四溅,喷到了小雨的脸上,咚一声,她的心被用力地锤击了一下,张一哲,是他,是他救了自己。手指很粗很大而且粗糙,那是常年做各种家务活所致,上面的布满了青筋,每一条青筋都是一个故事。身体因此极度虚弱,且多病,经常莫名其妙地晕死过去,吓得一家人半死不活,还以为我活不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