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一人伫倚在楼台之上,细细的晚风拂动着我的长衫,猝不及防地窜入我的心扉,对此晚景,忧伤涌上心头。那一日,深宫后院,锁得庭院草三分,窗头才探绿新枝,你抚颈轻遥望,素衣淡裹,却眉头紧锁,让原本白净的脸上更显苍白,多了一分憔悴,少了一分活力,我站在门口,眼里满是心疼,你哭着说:”要我带你走,虽然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但是你还是希望有那么一天我能带你走,带你远离这个深宫大院,远离这个尘世的喧哗,和你双宿双栖,但是我们都无法舍弃年迈的双亲,血肉相连的兄弟姐妹,我们无法这么自私,注定了我们今生只能遥望,等不来归途,唱成一首离歌。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不去认识你,不愿意让自己爱上你,更不愿意给予你伤痕!今夜真想醉,醉的感觉真好。山林空寂杜鹃啾,山泉柔情惜细流,泉畔幽草托群芳,芳香四溅惹蝶至。明明不想说,明明不想做,明明不想笑,明明不喜欢那些人,却要强颜欢笑。千丈里,满世界的伤。

       人生如梦,一转眼,难舍的,分的。他们希望自己喜欢的人会一直幸福下去。 ?????????????? 有人说,在右耳打耳钉的含义便是守护,于是我暗里对自己说,要坚强,不许软弱。于是她只能每天注视着天空,看着阿波罗驾着金碧辉煌的日车划过天空。你坐在我的身边,静静陪着我的视线,你的温柔让我好迷恋。天外云帆归何处,一鸿晚霞雁南渡。那一日,三尺白绫,你用无悔,来成就我们此生无法相守的命运,你用生命来延续我们三世情缘!

       每天每天,她就这样呆坐着,头发散乱,面容憔悴。那难道是落叶?当相信安之若素地在心间荡起一阵喜悦,再回首,却是海市蜃楼般的昙花一现——熟悉的如此陌生。风一程,雪一程,吹打着这座伤城,凝望的人有寥寥无几。又渡一年,又是一年,站在时间尽头,开在彼岸的花朵,丹红的花瓣,洒落了一地的悲伤。我该慢慢的遗忘你给的曾经,在这个大约的冬季。我无数次的辗转不寐思索妄图寻求答案,得到的也只是难以言清道明的模糊。

       做这个决定真的不容易,但是只要有你的肯定,再多的挫折我都能够经受得起。庭上花,江云初散水风凉,故园归处更茫茫。在窗外看着伙伴们朝气或者生机洋溢的脸庞,我透过窗,斑驳的白点,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感觉有一股沉沉的感觉,在我的心头不住的氤氲,快要咆哮而出了。文/月痕Q:505561298原创首发:九九文章网(责任编辑:绝恋红尘)深夜,月光迷离,我有一种曼妙的意境想像……——题记眸光微曛,听着古典乐声,我惬意地独步在梦中蜿蜒的小径。潮起期待,潮落无奈。静守未眠,夜来香在阳台空想,枝条细长,点就一室的清新典雅,不是夏秋时节,亦没有反季花香,我却似闻氤氲红尘前世风华。不知不觉,走到与她牵手的地方脚步停了下来。

       雪天不仅是劳苦的人们歇息的日子,也是善思的人们观察人生的一个驿站。夜语梦呓皆是君,泪落枕席倾君心。但是、现在是现在。道去程今夜,遥指前村烟树。秋天的落叶到了冬的境域,被标上严冬的印记,延续着一种凄凉,附带着一丝寒冷,将秋的荒芜沁入骨髓,随着寒冬徐徐的步伐,在春天消逝,又在下一个秋季纷飞。我以守望的姿势,朝着茫茫夜空深深投去一瞥,却清楚地意识到执着的眼神渐渐淡去,淡若极致。当相信安之若素地在心间荡起一阵喜悦,再回首,却是海市蜃楼般的昙花一现——熟悉的如此陌生。

       淡然的接受所有的一切,没有必要争执的。也不管时间到底在即将到来的这一年会发生些什么,会和你的人生产生些什么化学反应那也归根到底只与你的人生有关我再等待一个新年这个新年也许没有那么多的异彩纷呈,也不全是灯火辉煌但是我却渴望从这一年里看见黎明的曙光它将照亮了我在即将到来的一年的道路这道路或是崎岖,也许坎坷我却可以坚信的告诉自己——我将一往无前······——落笔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QQ120298154】(责任编辑:绝恋红尘)倘若我闭口不言,何时才是最后的归宿,惧怕在体内战栗,恐慌阵阵来袭,此时此刻,有如磐石压身,你可知道这是我的心的沉重。曾今她与他都是赏花看戏之人,却因桃花源处的一场折子戏而相逢,他们在哪里谈天论地,赏花评戏,花香满衣,戏曲婉转,韵味十足,情趣相投的他们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这是一种羽扇纶巾的气度。而他,短暂地休憩之后,还得匆匆忙忙地开始寻找下一个避风的港湾。沧海的凝聚,沧田的混淆,没有了方向。只是自己太傻,贪恋了那不该有美丽。